全部商品分類

您現在的位置: 全部商品分類 > 文 學 > 外國文學 > 外國文學-各國文學

霍亂時期的愛情(精)

  • 定價: ¥49.5
  • ISBN:9787544277617
  • 開 本:32開 精裝
  •  
  • 折扣:
  • 出版社:南海
  • 頁數:401頁
我要買:
點擊放圖片

導語

  

    加西亞·馬爾克斯編著的《霍亂時期的愛情》原著首印量是《百年孤獨》的150倍,中文版已售100萬冊!
    這部光芒閃耀、令人心碎的作品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愛情小說。
    愛情戰勝了死亡,作者將對女性世界的認識融入到字里行間,為我們創造了一個世界,我們便會夢想著都要去的世界。
    馬爾克斯唯一正式授權,首次完整翻譯。

內容提要

  

    《霍亂時期的愛情》是加西亞·馬爾克斯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之后完成的第一部小說。講述了一段跨越半個多世紀的愛情史詩,窮盡了所有愛情的可能性:忠貞的、隱秘的、粗暴的、羞怯的、柏拉圖式的、放蕩的、轉瞬即逝的、生死相依的……馬爾克斯曾說:“這一部是我最好的作品,是我發自內心的創作!笔20世紀最重要的經典文學巨著之一,被譽為“人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愛情小說”。

目錄

正文

精彩頁(或試讀片斷)

  

    一名警官帶著一個正在市診所進行法醫實習的年輕學生,已先行趕到這里。正是他們,在烏爾比諾醫生到來之前,打開窗子通風,并把尸體遮蓋起來。兩人莊嚴地向醫生致意。這一次,這莊嚴中的哀悼之意多過崇敬之情,因為無人不知醫生和赫雷米亞·德圣阿莫爾之間的深厚友誼。德高望重的醫生和兩人握了握手,就像一直以來,他在每天的普通臨床課前都會和每一位學生握手一樣。接著,他用食指和拇指肚像拈起一枝鮮花似的掀開毯子的邊緣,以一種神圣的穩重,一寸一寸地讓尸體顯露出來。赫雷米亞·德圣阿莫爾渾身赤裸,軀體僵硬而扭曲,兩只眼睜著,膚色發藍,仿佛比前一晚老了五十歲。他瞳孔透明,須發泛黃,肚皮上橫著一道舊傷痕,還留有很多縫合時打的結。由于拄著雙拐行動十分吃力,他的軀干和手臂就像劃船的苦役犯一樣粗壯有力,而他那無力的雙腿卻像孤兒的兩條細腿似的。胡維納爾·烏爾比諾醫生注視了尸體片刻,內心感到一陣刺痛,在與死神做著徒勞抗爭的漫長歲月中,他還極少有這樣的感觸。
    “可憐的傻瓜,”他對死者說,“最糟的事總算結束了!
    他蓋上毯子,又恢復了學院派的高傲神情。去年,他剛剛為自己的八十大壽舉行了三天的正式慶典。在答謝辭中,他再次抵制了退休的誘惑。他說:“等我死了,有的是時間休息,但這種不虞之變還沒有列入我的計劃當中!北M管右耳越來越不中用,也盡管他得靠一根銀柄手杖來掩飾自己蹣跚的步履,但他的穿著依舊像年輕時一樣考究:亞麻套裝,懷表的金鏈掛在背心上。他的巴斯德式胡子是珍珠母色的,頭發也是,梳理得服服帖帖,分出一道清晰的中縫,這兩樣是他性格最忠實的體現。對于越來越令他不安的記憶力衰退,他通過隨時隨地在零散的小紙片上快速記錄來做彌補,可最后,各個口袋都裝滿了混在一起的紙片,難以分辨,就像那些工具、小藥瓶以及別的東西在他那塞得滿滿的手提箱里亂作一團一樣。他不僅是城中最年長、聲望最高的醫生,也是全城最講究風度的人。然而,他那鋒芒畢露的智慧以及過于世故地動用自己大名的方式,卻讓他沒能得到應有的愛戴。
    他給警官和實習生下的指示明確而迅速。不必解剖驗尸。房里的氣味足以確定,死因是小桶中某種照相用酸液引起的氰化物揮發,赫雷米亞·德圣阿莫爾對這些事十分清楚,所以絕不可能是意外事故。面對警官的猶疑,他用自己典型的方式斬釘截鐵地打斷了他:“您別忘了,在死亡證明上簽字的是我!蹦贻p的醫生非常失望:他還從來沒有機會在尸體上研究氰化金的作用。胡維納爾·烏爾比諾醫生驚訝于自己竟從未在醫學院見過這個學生,但那動不動就臉紅的樣子和安第斯口音立刻便使他明白了:也許這年輕人才剛剛來到這座城市。他說:“要不了幾天,這里的某個愛情瘋子就會給您提供這樣的機會!痹捯怀隹,他這才意識到在自己所記得的數不清的自殺事件中,這還是第一起不是因愛情的不幸而使用氰化物的。于是,他一貫的口吻有了一絲改變。
    “到時候好好留意,”他對實習生說道,“死者的心臟里通常會有金屬顆粒!
    接著,他就像對下屬說話似的同警官交談起來。他命令警官繞過一切程序,以便葬禮能在當天下午舉行,而且要盡可能秘密地舉行。他說:“稍后我會去和市長說!彼,赫雷米亞·德圣阿莫爾是個極端儉省的人,生活近乎原始化,他靠手藝掙來的錢遠遠超過他的生活所需,因此,在房間的某個抽屜,想必會有綽綽有余的存款來支付安葬的費用。
    “沒找到也沒關系!彼f,“全部費用由我承擔!
    他讓警官告訴報界,攝影師是自然死亡,盡管他相信這消息根本不會引起記者們的絲毫興趣。他說:“如果有必要,我會去和省長說!本偈莻嚴肅而謙卑的公務人員,知道醫生對公事向來一絲不茍,有時甚至因此激怒最親近的朋友,所以很驚訝他竟會如此輕率地為了加快安葬進程而跳過法律手續。他唯一不愿做的,便是去和大主教商量,讓赫雷米亞-德圣阿莫爾葬在圣地。警官對自己的失禮有些后悔,試圖做出解釋。
    “我知道,他是一位圣人!
    “更為罕見的是,”烏爾比諾醫生說,“他是一位無神論的圣人。但這些就是上帝的事了!盤3-5

 
快乐贵州麻将怎么下载安装